[浮游]Drifters 1.

防雨布上,夹带着重度污染物的水滴在跳舞。

临时搭建起的救护营地只能容纳不到十人。通常这个时候,被收容的难民们本该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发出悲叹,迷茫今后该何去何从,而此刻,他们却围着一个发光的盒子有说有笑。

盒子里射出的光束照亮了营地的入口,浮尘伴着防雨布缝隙漏出的雨水哼着歌。

发光的盒子是几天前程潜从废品堆里刨出来的旧电视,电视旁还放了一台放映机。

大概是某个热爱古董的收藏家的藏品,这电视的型号已经停产很久了,放映机也几乎是上个世纪的玩意,然而,经过程潜的一番敲敲打打,竟然还能正常使用。

放映机里放着一张旧影碟。

这是一部很老的影片,营地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曾经看过。

虽然还能播放,但...

+

[已过期]SRIV企划书

*人类阵营*

在欧洲,自从人类开始谱写历史,吸血鬼的传说就响应存在,成千上万的人们相信这一传说并在黑暗中为其颤抖。

理论上讲,所谓吸血鬼,可以理解为某种程度上的死尸,他们没有心跳和脉搏,没有呼吸,没有体温,而且永生不老,同时,他们还有自己的思维,会思考,会交谈,会四处走动,甚至还会受伤和死亡。

他们害怕日光,当艳阳高照,他们就躲在棺材或装满坟地泥土的箱子里,由老鼠护卫,睁着眼睛睡觉;他们皮肤苍白,犬齿尖利,嘴唇猩红,指甲很长,腕力非凡。

他们能摇身变成苍蝇,老鼠或蝙蝠,装成这些动物的样子去偷听追寻他们踪迹的人的交谈;他们能通过心灵感应与同类取得联系,他们甚至能像蜥蜴一样,在古堡上飞檐走...

+

[角色365][AYAKASHI]今天是一月二号。今天你的人物在哪?在做什么?

一月二日的中午,在兄长办公室午睡的德米安·罗斯被这里的主人摇醒了。

虽然现在还是寒冬腊月,可德米安的黑色道袍已经被汗水浸透,头顶也不断渗出汗珠。

他惊恐地睁开眼睛望向窗外,然后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前额,确信自己已经从梦境脱离,回到了现实之中。

兄长告诉他,他刚才身体不断地痉挛,并且发出一阵阵可怖的呻吟声,五官也痛苦的扭曲在了一起。他以为德米安病了,所以拼命想要叫醒对方,可不管怎么喊,声音都似乎无法达到彼端,莫名其妙地飞散在空气中了。

德米安听着兄长的话,回忆起刚才的梦境,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那梦境的真实感让人无法相信它只是一个单纯的梦,与其说是不自觉地虚拟意识,它更像是一段...

+

[角色365][AYAKASHI]你的人物最后一次爬树是什么时候?为什么?又是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下?

被委派去某个荒废教堂的时候。


某日闯了大祸惹恼了詹姆斯神父,为了将功补过,德米安自告奋勇去一个没人愿意接近的荒废乡村教堂回收那里的圣物。为了壮胆,他还带上了休假中的绝对唯物论者凯恩·弗罗斯特。(从下委任书到执行总共花费了两个月)

到了教堂,已经是深更半夜了。教堂位于村外,树林中不时传来的狼群远吠以及夜枭的叫声实在让人心神不安。

教堂荒废已久,礼拜堂遍布着蛛网,而且电灯也年久失修不再亮了。他们无奈只得点起堂内的蜡烛,借着火光打扫住处,准备等天亮再开始寻找被这里主教藏起来的圣物。

半夜,德米安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起初他以为是老鼠或蟑螂,但是声音一直响个不停,还不时...

+

[角色365][AYAKASHI]第一天“这个角色的名字对他意味着什么”?

德米安·罗斯这个名字取自我很喜欢的作家赫尔曼·黑塞的两部小说——《彷徨少年时》和《罗斯哈尔德》。

“黑塞的书中总是会有一个知识渊博、精神高洁、不懈追求的男性,在探索理想的过程中扮演先知和永恒“女神”的角色,引领主人公度过重重难关,达到理想的彼岸,把握生命的明白,得到真正的超脱和解救。”

个人来讲非常崇敬这类“人生导师”一般的角色,也希望自己能有资格成为哪个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转折。比如纳尔齐斯之于歌尔德蒙,德米安之于辛克莱。给角色取这个名字大概也算是某种期待与祝福吧,虽说后来设计完成的角色和“人生导师”这种形象相差甚远,但在初期确实是个高尚、慈悲、禁欲的圣职者。...

+

[AYAKASHI]关于德米安·罗斯的角色20问

德米安·罗斯(25) 180/68  生日3/29  职业驱魔人 


1‧角色的父母是谁?角色是否由他们抚养成人?
   如果不是的话是什么原因?又是由谁抚养的?

父亲是某教区的主教,母亲在demian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demian的父亲是个势利小人,为了地位不择手段,并逼着自己的儿子们去神学院进修,将来好继承他的衣钵。

每天忙于阶级斗争尔虞我诈的的父亲根本无暇顾家,所以demian基本上是被自己的哥哥抚养长大的。比起父亲更加亲近哥哥。


 2‧角色有从小时候就是死党的好友吗?有兄弟姐妹...

+

[Promised Land](官方剧情)序章:出发

-我们正在穿过小行星带-


-放心吧,这条航道万无一失,之前几艘移民船都是沿着这条线路走,不会有问题-


-我去外面抽根烟,转为自动航行吧-


-嗯,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


-……等一下,前面突然出现了未被仪表记录过的数据-


-陨石?这一带怎么会有陨石?是小行星?不可能,之前几艘移民船从没报告这个坐标存在小行星!-


-快闪避啊!来不及了,要撞上了————-


-!!!-


自地球移民船[方舟9号]被不明小行星刮蹭,坠落这颗星球以来,已经过了76年。

[方舟9号]一共断为6截,分别坠落在这星球的六个地方——所幸它们离得并不远,以至于能让这六个地方的幸存者们在...

+

[AYAKASHI]1月2日(框架草稿)

一月二日的中午,在兄长办公室午睡的德米安·罗斯被这里的主人摇醒了。

虽然现在还是寒冬腊月,可德米安的黑色道袍已经被汗水浸透,头顶也不断渗出汗珠。

他惊恐地睁开眼睛望向窗外,然后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前额,确信自己已经从梦境脱离,回到了现实之中。

兄长告诉他,他刚才身体不断地痉挛,并且发出一阵阵可怖的呻吟声,五官也痛苦的扭曲在了一起。他以为德米安病了,所以拼命想要叫醒对方,可不管怎么喊,声音都似乎无法达到彼端,莫名其妙地飞散在空气中了。

德米安听着兄长的话,回忆起刚才的梦境,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那梦境的真实感让人无法相信它只是一个单纯的梦,与其说是不自觉地虚拟意识,它更像是一段...

+

[The Vampire]幻影爱人

“你知道’鬼美人’么?”

“不得而知。”

会客厅里,雷文端坐在艾莫拉德心爱的鹿皮沙发上,后背挺得笔直。他盯着壁炉中跳跃的火种,若有所思。

夜已深,羊毛般厚重的乌云遮住了惨白的月亮,夜枭低鸣,野猫惊飞了一群栖居的雀鸟,摆动的枯枝仿佛幽灵的手掌。

夜风呼啸,发出狼嚎般的悲鸣。树影婆娑,映在墙上的倒影仿佛使人们置身于弗兰肯斯坦博士那亵渎神明的实验室。

艾莫拉德关上了窗户。

“‘鬼美人’是乔治.罗登巴赫的小说《布鲁日——死去的女人》里出现的旅店。”艾莫拉德见他无心接应,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该书中有个桥段讲述了是一名叫做冯.戈宾的男爵旅行中途径布鲁日,下榻了一所叫’鬼美人’的旅店。旅店里只...

+

[Frozen Land](接上)南方决战/庆功宴

+

[Frozen land]南方决战

+

[Frozen Land]葬礼

布利克萨姆将军牺牲了。

正式接到通知是三天后,噩耗传来当天,谢菲尔德听到了大人们的谈话。

不善交际的父母平时并不会招待太多人来家里,那天,布利克萨姆家的大门口却反常地被涌入的军官们堵得水泄不通。从没见过家里来这么多人,谢菲有些兴奋,却被母亲勒令上楼,他口里答应着,却擅自躲在楼梯间偷听。

被冻土紧拥的白朗峰内部虽没野外那么寒冷,也绝对达不到炎热的程度,打头的军官一边拿手帕擦拭着额头的汗,一边和布利克萨姆夫人讲述当时的惨状:

布利克萨姆将军在扫荡南方的时候牺牲了,被南方人那野蛮且破坏力惊人的武器碾成齑粉,连尸体的碎屑都没有留下。当支援队伍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一滩血水孤零零地泼在素裹的大地上。

+

爱德华.阿多尼斯。

+

[礼赞衍生:About爱德华]片段A

少年如同从文艺复兴时期油画中走出来的人物——金色长发直垂腰际,在灯光照射下熠熠生辉,那发丝如同将金块融掉之后抽丝凝固而成的,他将它们用蓝色缎带在耳根处仔细束好,仿佛落在肩头的蝴蝶。少年的肌肤白皙光滑,鼻梁直挺,嘴唇饱满圆润,一双淡紫色的眼睛又大又亮,犹如安东尼奥特洛瓦所雕刻的小爱神被赋予了生命,动了起来。少年穿着深红色的天鹅绒晚礼服和旧日流行过的七分短裤和绑腿,踏着精巧的小木鞋,木鞋上点缀着三对蝴蝶结,显得天真俏皮。少年鼻梁上架着一只精巧的金边眼镜,更是给他增添了几分智慧与神秘。

波洛估算少年只有十五岁上下,可他却从这少年身上感到了一股违和,是的,就是由他那被深藏在镜片下的眼睛上——那是一双...

+

[The Vampire]关于艾莫拉德.德·洛玛努斯的一切

艾莫拉德(Emerald)

畅销小说家,以跌宕起伏的情节,饱满细腻的人物描写与风趣幽默,富有想象力的文笔闻名于世。拥有大量书迷,所著的小说几乎人手一本。经常在慈善活动,综艺节目露脸,也是各种社交活动的常客。由于曝光率高,常被敌对势力盯上。

真实年龄五百余岁,15世纪末期被转化为吸血鬼,当时年龄16岁。初拥他的吸血鬼转化他不久后便被猎人猎杀。赐予初拥的吸血鬼来自德拉库拉家族,于是他也顺理成章跟着加入了该家族。

尔后,艾莫对德拉库拉家族的做派心怀极多不满,但因转化初期能力弱小所以选择隐忍。后迷上写作,出版数本著作积累名气地位,并不断加强自身训练。具备一定能力之时便将宗族一脚踹开,自行破门...

+

[SRIV]关于贺茂博仁的一切

贺茂博仁,日本人,阴阳师。26岁,身高173。

SRIV的教导主任,出身于历史悠久的阴阳术名门贺茂家。

混血,母亲是法国人。

从不喊别人的名字,冷漠傲气。

从小就是优等生。大学里的专业是法学,成绩很好,但并不想做律师。

虽然一直穿着黑西装,但每天都会换领带,因此观察他每天领带的花色也成了研究员和学员们的兴趣。

看起来非常古板,实际上很注意细节的修饰。

对流行很敏感,意外的新潮。

有自己的FF14账号,职业是龙骑士。

21岁时一次任务中亲眼目睹自己的同伴被敌人撕成碎片,患上战场恐惧症,直到26岁时带学生到校外集训故地重游时才再次踏上战场。

母亲是法国某资本家的千金,父亲的...

+

[KTK]关于朱塞特.华兹华斯及其身边的一切

朱塞特.华兹华斯Jouset.Wordsworth)

原本是出身于沙杜威的无名奴隶,6岁时被德斯蒂尼的某庄园主——弗兰克.华兹华斯从奴隶市场买回,成为其独生子的伴读书童。

因天资聪颖学习能力强,深受弗兰克的喜爱,也同时遭到其独生子斯坦丁.华兹华斯的妒忌。

14岁时某天剑术课上,斯坦丁以“切磋剑术”为由申请对打,实际上悄悄将练习用的木剑换成真剑,蓄谋除掉朱塞特。

朱塞特左腰部中剑受伤,幸得及时救治未殃及生命。自那之后,弗兰克便将朱塞特调离独子身边,升级为自己的贴身侍从与助手。

16岁时,弗兰克正式将朱塞特收为自己的养子,姓名变更为“朱塞特.华兹华斯”,成为华兹华斯家第二顺位合法继...

+

[AYAKASHI]关于德米安.罗斯的一切

德米安·罗斯(25) 180/68  生日3/29  职业驱魔人

父亲是某教区的主教,母亲在Demian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Demian的父亲是个势利小人,为了地位不择手段,并逼着自己的儿子们去神学院进修,将来好继承他的衣钵。

每天忙于阶级斗争尔虞我诈的的父亲根本无暇顾家,所以Demian基本上是被自己的哥哥抚养长大的。比起父亲更加亲近哥哥。


Demian的兄长叫做安东尼.罗斯,在大学做物理学教授。Demian闲暇时候会去研究室找他聊天或者去听听他的公开讲座,两人关系很不错。

Demian以往在社会上结交的狐朋狗友基本已经全部断绝来往...

+

艾尔德.拉格奈特 x 爱德华.阿多尼斯。(同一人物)


爱德华.阿多尼斯。

+

波洛.艾森伯格x爱德华.阿多尼斯。

文章之后再补吧……色差搞得我好心累。

+

[礼赞]关于艾尔德.拉格奈特的一切。

那天,艾尔德.拉格奈特诞于古老空荡的大图书馆。

废弃已久的图书馆落满尘埃,书架上结着蛛网,座椅东倒西歪,玻璃窗碎了一地,常春藤爬满壁垣,杂草丛生,四处颓唐。阳光透过本该镶着玻璃的空洞,映得浮尘闪闪发光,艾尔德好奇的触碰它们,抓了满手太阳的碎片。起身环顾四周,望着无法苏醒的兄弟姐妹们——那些书本将永世在这个被时间遗弃的房子里沉眠,他活动了一下自由的肢体,切身体味到被作者眷顾的幸运。接着,他离开自己的沉睡地,找到了一面镜子,用手掌擦了擦厚厚的积灰。百年的时光没有在镜面之上雕琢出任何印记,铜面依然发亮,静静映照着这无人问津的荒芜之馆,沉默地旁证着它的辉煌与没落。

他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原来化作人...

+

[SRIV]片段B

尼古拉斯抓住贺茂博仁举到半空的手,粗暴的扭到背后。

“我知道你是个术士,休想对我施咒。”

贺茂博仁的左肩传来一阵钻心的痛,似乎整条胳膊被硬生生的扯了下来。他感到自己的手臂几乎脱臼了,但他还是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

尼古拉斯抓住贺茂博仁后脑上的头发,用力将他的头按在面前的钢化玻璃上,力道猛烈的几乎把面前的玻璃拍碎。

贺茂博仁感到自己鼻腔中的软组织崩裂了,温热的鲜血淌了下来,嘴里满是铁锈的臭味。

玻璃对面是处于变化阶段便被封印,已经半吸血鬼化的自己的前任搭档佐野淳。

半吸血鬼化的佐野淳被浸泡过神社井水的结绳紧紧绑着,靠身后的支架直立,眼睛紧闭,嘴巴微张,脸上没有丝毫...

+

[SRIV]片段A

夜深人静后,贺茂博仁离开自己的单人寝室,悄悄来到位于研究所地下的标本陈列室。那里摆放着各种供研究员们做实验的吸血鬼残肢,大部分是Gamma级的,也有少数Beta级,然而Alpha级别的吸血鬼,人类仍未入手过任何实验标本。

陈列室的深处有一个巨大的玻璃柜,里面封印着一只完整的Beta级吸血鬼。

大部分完整封印的吸血鬼都被运往各个分部,而这只吸血鬼,贺茂博仁要求无论如何都要保存在本部的地下室。

——因为那个被感染者就是贺茂博仁曾经的搭档,新一届学员佐野凉的哥哥佐野淳。


开学典礼时贺茂博仁只是轻描淡写的提了一句地下室保存着一只首领级吸血鬼,是当年自己的老师封印的。连他本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

+

© Silence Land | Powered by LOFTER